天天部落

Nikon中国摄影协会会员,人大中文系科班
-有故事的图片
-发现美,阐释美

妈妈,好想你

梦见你病发,在哭
心疼地,想拥你入怀
想阻止某些事情的发生
可是闹钟,却响了
现实依旧冰冷,残酷

你去了哪里啊
好想把你找回来

如果有一天
那曾经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
那曾经让你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
那曾经让你悲伤的再也触动不了你
你便知道,这时光
这生活
给了你什么
你为了成长,又是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原来,失去一个人
不是一瞬间
而是非常漫长的过程

就像凝视着窗外的那些事物
太阳的升起与落下
花开花谢
春天到冬天的四季更替

你的眼睛越过我
停在远处看不尽的风景
我的声音单薄的
像夏日里最后一声蝉鸣
当星辰坠落成倒影
当飞鸟迁徙成流云
我依旧在原地
等你

作家陶杰曾经说过:“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叔本华也说过,"年轻的时候,我们幻想着自己生命中的重大事件和其中的重要人物,会大张旗鼓、闪耀夺目地一一出现。但到了老年,当我们回首往事的时候就会发现,他们的到来都是悄然无声的,仿佛是从侧门悄悄溜进来的,几乎无人发觉。"(叔本华--《要么孤独,要么庸俗》)

『对不起』
快三十岁的时候
偶尔照镜子
会想说
生而为人,对不起

梁秋实说

你走,我不送你
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
我去接你

『季风』
时间已经走到了五月
可这个城市仍在刮着季风

昨晚的季风,发出呼啸声
让我想起了

儿童书里的那座冰房子
村庄上方盘旋的鸟儿
波光粼粼的湖面
窗前摇摆的风铃

想起了所有的一切
唯独没有想起自己

『我们不说爱,已经很久了』

我们不说爱已经很久了
省略姓氏。有时也会省略名字
直接说嗳或者嗯

争吵,或者不理不睬,但不影响在餐桌边
围坐、就餐、叮嘱孩子

在拧灭台灯之前,把明天再次认真的算计一遍
最后,用呵欠的尾气拖出一个长音——
"睡吧"
省略"晚安",省略所有的肌肤相亲。
若是寒夜,就在各自的被窝里想念
空调、电热毯、暖手宝、热水袋……
这些能散发热气的名词,会让冰凉的被窝和身体
慢慢暖起来

作者 / 王妃

『在这繁华堆就的树荫下』

我多想再停留一会儿,
在这繁花堆就的树荫下。
我忍不住仰望,
那些净白的花朵。

我们都会消失,
我们自有归宿。